张旭《肚痛帖》,出鬼入神,倘恍不可测

正宗安徽泾县宣纸5刀套装促销下单即送礼

肚痛帖》真迹不传,有宋刻本,现在西安碑林。全帖六行30字,似是张旭肚痛时自诊的一纸医案。文日:“忽肚痛不可堪,不知是冷热所致,欲服大黄汤,冷热俱有益。如何为计,非临床。”

这幅作品开头的三个字,写得还比较规正,字与字之间不相连接。从第四字开始,便每行一笔到底,上下映带,缠绵相连,越写越快,越写越狂,越写越奇,意象迭出,颠味十足,将草书的情境表现发挥到了极致。可以看出,张旭这种纵横豪放的情怀,张扬恣肆的渲泄,泰山压顶的气概,变幻莫测的态势,在奋笔疾书的狂草中,横空出世,让观者惊心动魄。《肚痛帖》是张旭的代表作,是狂放大胆书风的代表。字如飞瀑奔泻,时而浓墨粗笔,沉稳遒迈,时而细笔如丝,连绵直下,气势连贯,浑若天成。在粗与细、轻与重、虚与实、断与连、疏与密、开与合、狂与正之间回环往复,将诸多矛盾不可思议地合而为一,表现出如此的合谐一致,展现出一幅气韵生动、生机勃勃、波澜壮阔的艺术画卷,天马行空的胸襟与气质,无处不体现作者创作时的艺术冲动和无拘无束。明王世贞跋:“张长史册痛帖》及千文数行,出鬼入神,惝怳不可测。”清张廷济《清仪阁题跋》云:“颚、素俱善草书,颠以《肚痛帖》为最,素以《圣母帖》为最。”

张旭狂草之所以得到历代书家的高度评价,我认为主要有三点,一是他把握了时代的审美趋向,创立了奇态纷呈,风情万种的狂草新体;二是他渊源有自,功力深厚,他所创立的又颠又奇的狂草,尽管书写难度极高,但一点一划尽合唐法典范,突显了他杰出的草书天才;三是开创了浪漫主义书风,展现了以自然天性为追求的创作风格。他以酒酣为催发剂,在恍兮惚兮之间,使天性得到最大的激发,将潜意识中的“天地万物,风云气象”,作了妙不可言的发挥和渲泄。成为浪漫书风的开山鼻祖。

《肚痛帖》局部大图

评论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