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真卿楷书《东方朔画赞碑》高清版及释文

碑帖简介

东方朔画赞碑俗称颜子碑,为唐代平原郡太守颜真卿书,字体端庄雄健,气势开张,为书法艺术珍品。该碑原存陵县县政府院内。1983年5月重新复制新碑,旧碑存陵县文化馆内。碑高2.6米,宽1.03米,厚0.22米,造型高大宽硕,四面刻。正面和两侧正文为晋夏侯湛撰《汉大中大夫东方朔先生画赞》正文,背面为唐颜真卿撰《东方先生画赞碑阴记》。碑阴碑阳各15行,两侧各3行,每行30字,大字楷书。碑文内容是对东方朔的高度赞誉,简称《东方朔画赞碑》。

原帖欣赏

时年颜真卿四十六岁,正值壮年,神明焕发,意气干云,颇为后世珍重。清劲雄壮,峭拔开张,为颜真卿早年的代表作之一。苏东坡曾盛赞之,认为此碑:字间“不失清远,其后见逸少本,乃知鲁公字字临此书,虽大小相悬,而气韵良是。非自得于书,未易为言此也”。明人有云:“书法峭拔奋张,固是鲁公得意笔也。”

颜真卿《东方朔画赞碑》

释 文

汉太中大夫东方朔先生

画赞并序 (晋)夏侯湛

大夫讳朔,字曼倩,平原厌次人也。魏建安中,分厌次以为乐陵郡,故又为郡人焉。事汉武帝,汉书具载其事。

先生瑰玮博达,思周变通,以为浊世不可以富贵也,故薄游以取位;苟出不可以直道也,故颉顽以傲世。傲世不可以垂训也,故正谏以明节。明节不可以久安也,故诙谐以取容。洁其道而秽其迹,清其质而浊其文。驰张而不为邪,进退而不离群。若乃远心旷度,赡智宏材。倜傥博物,触类多能。合变以明策,幽赞以知来。自三坟、五典、八索、九丘,阴阳图纬之学,百家众流之论,周给敏捷之辩,支离覆逆之数,经脉药石之艺,射御书计之术,乃研精而究其理,不习而尽其功,经目而讽于口,过耳而暗于心。夫其明济开豁,包含弘大,陵轹卿相,嘲哂豪桀,笼罩靡前,跆籍贵势,出不休显,贱不忧戚,戏万乘若寮友,视俦列如草芥。雄节迈伦,高气盖世可谓拔乎其萃,游方之外者已。谈者又以先生嘘吸冲和,吐故纳新;蝉蜕龙变,弃俗登仙;神交造化,灵为星辰。此又奇怪惚恍,不可备论者也。大人来守此国,仆自京都言归定省,睹先生之县邑,想先生之高风;徘徊路寝,见先生之遗像;逍遥城郭,观先生之祠宇。慨然有怀,乃作颂焉。其辞曰:

矫矫先生,肥遁居贞。退不终否,进亦避荣。

临世濯足,希古振缨。涅而无滓,既浊能清。

无滓伊何,高明克柔。能清伊何,视污若浮。

乐在必行,处沦罔忧。跨世凌时,远蹈独游。

瞻望往代,爰想遐踪。邈邈先生,其道犹龙。

染迹朝隐,和而不同。栖迟下位,聊以从容。

我来自东,言适兹邑。敬问墟坟,企伫原隰。

墟墓徒存,精灵永戢。民思其轨,祠宇斯立。

徘徊寺寝,遗像在图。周旋祠宇,庭序荒芜。

榱栋倾落,草莱勿除。肃肃先生,岂焉是居。

是居弗形,悠悠我情。昔在有德,罔不遗灵。

天秩有礼,神监孔明。仿佛风尘,用垂颂声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shufayi.com/18133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0
分享海报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