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教程

祝允明草书《云江记》高清附释文

祝允明《云江记》草书,纸本,纵26.6厘米,横265.5厘米。此记是枝山35岁时作,末署“弘治八年秋日,长洲枝山祝允明书”,并钤“允明之印”和“希哲”二印。

::祝允明(1461年-1527年)字希哲,长洲(今江苏吴县)人,因长像奇特,又因右手有枝生手指,故自号枝山,世人称为“祝京兆”,明代著名书法家。

::祝京兆,嘉靖元年(1522),六十三岁的祝允明调往南京任京兆应天府通判,因此后人称他为“祝京兆”。

祝允明的草书包括行草、小草和三草三类,此卷属巅逸狂放的大草一路,以硬毫小笔书就。起首标题字字连属,三字仅两笔书就。起首标题字字连属,三字仅两笔即告完成,接着便洋洋洒洒,一泻而下。他的楷书早年精谨,师法赵孟俯,褚遂良,并从欧,虞而直追“二王”,他的草书师法李邕,黄庭坚,米芾,功力深厚,晚年尤重变化,风骨烂熳。人称:“枝山草书天下无,妙酒岂独雄三吴!”

::二王,指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,并称为“二王”。

【释文】

{}内文字为残缺补充内容

《云江记》尉山之南,有水一湾,西襟洞庭,北延震泽,浩荡无涯,时乎风抑烟清,而水波不兴,则云影徘徊,天光上下,风景殊媚,而适费子居焉,因自号问云江竹林,与有姻谊,乃欤门而清曰,费子谓是号也,非文无以章其志,非名笔永其传,将谋所以识之也,予则请之,以为尉山之水,信非鳞洲之与龙窟,鸿海之与鹍溟,不过一碧之狂澜,故费子足取欤,请者不能复,而予则更为之说曰,人生贵适意耳,苟可以乐吾志、舒吾情,何{求乎千里之巨浸,万顷之洪涛,矧是江也,诸峰瞰水,若芙蓉}倒插于碧漪,及其浅水拖蓝,柔杨摇绿,庆云为之掩映霞彩为之潆洄,临流赋,操舟载酒,或筑子陵之钓台,以乐曾点之浴沂,子以乐哉,夫云江诚是取矣,其无足取者,子其知焉,奋雄立志,当如祖逖之过江击楫可也,而无为铁鏁截江之谋,坦夷无惧,当如吴瑞之倾江,自若可也,而毋为临江叹恨之弱,吾故欲子之乐于此,而不欲子之乐于彼也,然则如何而可,必洗心于江,以全夫天赋之懿,不可溺情于江,以沦于逐流之非,竹林起而谢曰,愿遗之以教费子,遂应之以为记,弘治八年秋日,长洲枝山允明书。

::欤(yú ) 1.表示疑问或反问,跟“吗”或“呢”相同。2.表示感叹,跟“啊”相同。

::溟(míng ) 海。

::矧(shěn ) 文言连词。况;况且。

::潆洄(yíng huí ) 水流回旋貌。

::鏁(suǒ ) 古同“锁”。

祝允明《云江记》

草书/明代

【1】《云江记》

【2】尉山之南,有水一湾,西襟洞庭,北延震泽,浩荡无涯,时乎风抑烟清,

【3】而水波不兴,则云影徘徊,天光上下,风景殊媚,而适费子居焉,因自号

【4】问云江竹林,与有姻谊,乃欤门而清曰,费子谓是号也,非文无以章

【5】其志,非名笔永其传,将谋所以识之也,予则请之,以为

【6】尉山之水,信非鳞洲之与龙窟,鸿海之与鹍溟,不过一碧

【7】之狂澜,故费子足取欤,请者不能复,而予则更为之说曰,人生

【8】贵适意耳,苟可以乐吾志、舒吾情,何{求乎千里之巨浸,万顷之洪涛,矧是江也,诸峰瞰水,若芙蓉}倒插于碧漪,及

【9】其浅水拖蓝,柔杨摇绿,庆云为之掩映霞彩为之潆洄,临

【10】流赋,操舟载酒,或筑子陵之钓台,以乐曾点之浴沂,子

【11】以乐哉,夫云江诚是取矣,其无足取者,子其知焉,奋雄

【12】立志,当如祖逖之过江击楫可也,而无为铁鏁截江

【13】之谋,坦夷无惧,当如吴瑞之倾江,自若可也,而毋为临

【14】江叹恨之弱,吾故欲子之乐于此,而不欲子之乐于彼也,然则

【15】如何而可,必洗心于江,以全夫天赋之懿,不可溺情于江,

【16】以沦于逐流之非,竹林起而谢曰,愿遗之以教费子,遂应

【17】之以为记,弘治八年秋日,长洲枝山允明书。

 

0
分享海报
书法教程

评论0

显示验证码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