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教程

明代董其昌《行书论书》值得细细品味

董其昌的书法成就也很高,以行草书造诣最高,他对自己的楷书,特别是小楷也相当自负。董其昌虽处于赵孟頫、文征明书法盛行的时代,但他的书法并没有一味受这两位书法大师的左右。

他的书法综合了晋、唐、宋、元各家的书风,自成一体,其书风飘逸空灵,风华自足。笔画园劲秀逸,平淡古朴。用笔精到,始终保持正锋,少有偃笔、拙滞之笔;在章法上,字与字、行与行之间,分行布局,疏朗匀称,力追古法。用墨也非常讲究,枯湿浓淡,尽得其妙。

书法至董其昌,可以说是集古法之大成,“六体”和“八法”在他手下无所不精,在当时已“名闻外国,尺素短札,流布人间,争购宝之。”(《明史·文苑传》)。一直到清代中期,康熙、乾隆都以董的书为宗法,倍加推崇、偏爱,甚而亲临手摹董书,常列于座右,晨夕观赏。

明代董其昌《行书论书》卷,纸本,纵28cm,横190cm。故宫博物院藏。此卷内容乃董其昌数段论书之语,均见于《画禅室随笔》。

据董氏自己跋文所记,该卷书于明万历十九年(1591年),为其中年之作,用笔颇生拙古朴。因是随意书写,故字之大小、行距之疏密不甚讲究,但同时又流露出自然淳朴、无拘无束的韵味。

卷后有董其昌在20年之后,即万历三十九年(1611年)复见此卷所写的跋,记其书写此卷的前后经过。跋中言其所书与蔡襄书风颇为相似。与前面所写论书内容的书法相比,董氏的自跋运笔墨更加自然,个人风格更加鲜明,反映了其时书法艺术已走向成熟。

董其昌《行书论书》卷赏析

其昌跋:

辛卯余以道馆师田公之丧请告还,时韩馆师曾使朝鲜,有高丽黄笺一卷赠余行。壬辰春还朝,纸已装潢。舟中多暇,随意拈笔,大都论书画法,委弃箧中不知。奴子辈何从复拆作横卷,浮传人间,且二十载矣。今日捡旧时书,忽友人吴太学士以相质,如见故吾尔。时率意点染,颇似蔡君谟书,余未尝学蔡书,偶相合耳。此纸亦有画粉本,惜亦散落。庚辰九月七日,新安江舟次书。董其昌。

0
分享海报
书法教程

评论0

显示验证码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