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法教程

褚遂良《临兰亭序》黄绢本

褚遂良《临兰亭序》(领字从山本)卷,黄绢本,行书,纵24.3cm,横70.2cm,台北故宫博物院藏(兰千山馆寄存)。

在传世的“领字从山”《兰亭》墨迹本中,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“黄绢本《兰亭》”最为著名,是台湾大收藏家林柏寿(1895—1986)“兰千山馆”寄存之物,著录于《兰千山馆藏品特展目录》(台北故宫博物院1969年)。黄绢本《兰亭》纵24.3厘米,横70.2厘米。卷首有“褚河南临兰亭绢本真迹。米海岳跋”题签,拖尾有米芾长跋(其中有米芾题诗,故此卷又被称作“米芾诗题本”)、莫是龙二跋,王世贞二跋,周天球、文嘉、俞允文、陈仲醇、徐益孙、王穉登、沈咸、翁方纲、梁章钜、日本人内藤虎(湖南)等人题跋和题识。曾先后著录于孙鑛《书画跋跋》、卞永誉《式古堂书画汇考》、高士奇《江村消夏录》等书。清末为唐树义(1793—1854)所得,后流至日本。林柏寿从大阪著名收藏家齐藤悦藏(号董盦)手中购得。林氏因收藏黄绢本《兰亭》和怀素《小草千字文》,因名斋号曰“兰千山馆”。

【1】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

【2】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。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

【3】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;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!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每览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

【4】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,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
{褚遂良摹《兰亭序》黄绢本/拖尾}

{莫是龙}

{王世贞}

{周天球}

{文嘉}

{俞允文、陈仲醇、徐益孙}

{王穉登}

{沈咸}

{翁方纲}

{梁章钜}

{日本/内藤虎}

0
分享海报
书法教程

评论0

显示验证码

社交账号快速登录